你若为我繁华,我愿成你烟花

时间: 2014-11-27    阅读: 12 次    来源:短文学网
作者:

做了别人的风景,却失去了属于自己的那片天。——题记

深秋,闲步于曾经满是葱绿的林荫小径,游目散视,一棵棵不算高大的树上,只剩下稀落泛黄的几片枯叶,脚下不时会踩碎已经风干了的落叶,沙沙的声音,与我的心绪相容,平静无怨,没有一点被撕裂的痛楚呻吟,可冷风还在不停地摇动着树枝,又有一片叶子在空中飘落,随着风,摇摇摆摆的样子,透着欢快与迷人的优雅,似乎踩着舞曲,安静的落于我的脚下,没有一点响声。

我随手拾起,斑驳残缺的落叶,弯卷着身躯,已僵硬的无法展开,以至于双指稍稍紧捏,就会砰然碎去。我用疑惑的目光审视着,当初那个一身翠装,婷立在天地间、枝头上、引无数人赏许,刚才还在空中为我表演着轻盈舞姿的叶子,只在落地后的瞬间,便成了这般模样。不觉回头望一眼被踩的细碎的枯叶,风已将它挥的没了踪影,或已溶入泥土,不再存在。

这一刻,本就不算好的心情,平添了几分迷茫,几分惆怅。花繁一季,叶茂一秋,繁茂总是在人们的赞赏中慢慢凋零飘落、枯萎化泥,却不在意有没有人会时常念记泥土中的它们,平静而安详的逝去,无怨无悔。我,是否也能与它们一样,有着它们的情怀,甘于盛誉之后的化泥?岁月流逝,还有多久是属于自己的繁茂?谁又知晓,躲在繁茂背后,把酒独斟、泪颜自拭的柔弱孤零?

惆怅与柔弱,向来是女人的代名词,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这样,所以就努力向外展示自己的阳光,以隐藏不堪回首的灰暗,用本就没有的强韧,坚守着残破的心垒,慢慢的,伤了身,也冷了心,听到了赞许,成了个别人的风景,就像那片叶子一样,可已是遍体鳞伤的自己真的就不柔弱不惆怅了吗?叶子没有痛的神经,没有七情六欲,可以无怨无悔,而我有,累的时候,有个可依的肩膀,苦的时候,有个不嫌絮叨的听者,容忍我的任性,包容我的不好,所有女人想要的,我也一样需要。

女人如水,水,定格了女人的特质,水做的女人,天生就是一道风景,却天生就不是强者,水有多种姿态,静止的、奔流的、咆哮的,恬静的、清澈的、浑浊的、冷的热的。假如让我选择做什么样水质的女人,我希望自己能在一棵衷情的柳树下成一汪清澈的池水,树若冷,水便凝,相拥而眠,树若热,水即沸,互簇繁华,随一缕轻风拂皱一池涟漪,不枯不溢,映一束阳光泛起一顷晶莹,相衬相辉。让彼此的风景,为彼此停留,驻进彼此的心,合一处唯你我独有独赏。水做的柔弱的女人,不单是别人的风景,也是赏景之人,赏景的女人,才是没了惆怅的女人。

思来想去,我还是做柳树下的那汪池水最好,安稳清静,植根于泥土之中、倒映在我心里的柳树,永远都会与我红尘相伴,为我守候,做我一世排忧解愁、赏心悦目的风景。

疲惫了浑浊的奔流咆哮,不悄为那些心知肚明的暧昧赞许停下脚步,不愿意做别人的风景,最终成了那片飘落的残叶,我只想有一棵属于我的柳树,一棵我所衷情的柳树。

我自是烟花,终散漫天霞;我自是繁华,终落一地伤;我自是佳人,终过容颜老。

秋,许我一棵柳吧,我自是烟花,宁愿散漫天霞,终过容颜老,不伤这世繁华。

柳,许我一番景吧,你自是情侠,共我花前月下,终过风霜尽,不求那世繁华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